浮晌Blade

希望有人能点开!

这里是浮晌!是个社会底层的画手+写手!主要混刀乱/D5/楚留香

刀乱有在国服的贴吧里发记录贴,欢迎围观监督!贴名:一条咸鱼的自我救赎

D5的ID是奈布牌大骨汤,主玩杰克和克利切,机皇椅皇无限空刀

楚留香在网易(云梦)和B站(武当+云梦)都有账号,网易剑舞寒窗,B站锦瑟华年,求你们带我刷本!尤其是武当号!网梦和B武的名字都是浮晌,B梦是故园无此声

谢谢你看我这个垃圾那么多的废话!爱您Σ>―(〃°ω°〃)♡→

不知道叫什么名字(3)

虽然写的不好,但想被注意到!
今天也在社会底层挣扎
艾米丽和杰克的恩怨后面会说,不是感情恩怨,艾米丽没有被骗过
我觉得奈布对于同伴是很珍视的(推演中得出)所以不会轻易抛弃同伴,哪怕是有些奇怪的克利切先生(克利切真好1551)

等奈布匆忙赶到的时候,克利切距离被送回庄园只剩下一半不到的时间了。

监管者似乎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个急匆匆跑来的求生者,站在椅子右边饶有趣味的盯着他。

奈布没有这么多闲心,他跑到了克利切面前,以最快的速度解开了束缚着他的荆棘。

监管者没有打断他,但是奈布救下克利切后,他对着克利切又挥了一刀。克利切倒在了地上痛苦地呻吟着。奈布又转头跑向了克利切,阻止杰克把克利切拴上气球。

"知道吗,小先生,"对面的监管者似乎轻笑了一声,"我现在可以一刀打倒你,然后这一次游戏就是平局了。"

"你不可以带走他,"奈布没有离开克利切,"只要我可以,我就要救他。"

"你是廓尔喀的雇佣兵?"

"以前是。"

"那就是了。"

监管者揭开了自己的伪装,头套被扯下,露出了一张惨白但是意外很好看的脸,红色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奈布,嘴角勾起。

"看清楚我的样子了吗?请你好好想想,我叫杰克。"

看见奈布没有反应,杰克似乎有些惋惜。

"既然不认识,那就带着他走吧,快点,别浪费我的时间了。"杰克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,奈布听了之后赶紧扶起克利切向门口走去。

杰克看着渐渐走远的奈布思考着什么,眼中的红色渐渐褪去,变成了漂亮的琥铂色瞳孔。

奈布带着克利切回到大厅后,再也支撑不住,倒了下去。

"旧伤和新伤让他有些难应付,暂时不要进行游戏了吧。"是艾米丽的声音。奈布睁开了眼睛,他躺在自己的卧室里,艾米丽坐在椅子上,克利切站在旁边。

"醒了。有没有不适?"

"没有。"

"下次记得每个安息日都来找我。安息日我们是不进行游戏的。安息日就是周六。"

"好。"

艾米丽收拾了一下绷带和药品就离开了,房间里只剩下克利切和奈布。

"为什么要救克利切?"克利切先开口了。

"以前我们被教导绝不会放弃一个同伴,况且如果不是你帮我挡了一刀,在椅子上的应该是我。"

"这个游戏是不真实的,就算游戏里被绑上了椅子也不会真的死,你也不用这样较真。"

奈布没有回答,克利切也没有继续说下去,卧室里沉默了一会儿,接着克利切离开了。

奈布靠在枕头上,脑中一件件的梳理着今天发生的事情。

首先是克利切帮他抗刀。他为什么要帮自己挨下那一刀?一般人的反应应该是跑开才对。

还有那个自称"杰克"的监管者,他似乎认识奈布,但是奈布不认识他。他从未遇到过红色瞳孔,面容惨白的英国人。

"奈布·萨贝达先生?"艾玛小姐敲了敲卧室的门,"我可以进来吗?"

"请进。"

艾玛进来后关上了门,拉过了艾米丽刚坐过的椅子在奈布面前坐下。

"你认识杰克吗?"

奈布被问的有些懵,脑子机械的转了几下,得不出答案。
"……今天刚认识。"

"那我跟你说一下他吧。"

"为了让你相信我,我告诉你,我原名叫丽莎·贝克,我的名字可不是艾玛·伍兹。我一想到克利切喊我丽莎小姐我就恶心。"

"杰克,曾经杀过人。"

"我知道,但是游戏里的死亡是虚假的。"

"是来庄园之前,你应该知道那个臭名昭著的开膛手杰克吧?"

"很久以前的事情了,那群警察已经放弃追查了。"
"杰克,就是开膛手杰克。"

"所以?"

"请你不要相信他的话,"艾玛的神情突然就严肃了起来,"他欺骗过很多人,他会假装认识你,然后欺骗你让你渐渐的接纳他,甚至开始相信他。那时候,你就完了。"

"你说的这样肯定,难道已经有人被他欺骗后遭遇了不测?"

"艾米丽就被欺骗过,不相信可以去问她。我恨透了这个杰克。"

艾玛说完就走了,留下奈布一个人在房里胡思乱想。

"我回来了,我的天使。"
"乖,丽莎,我让你说的话你都说了吗?"
"说了,他应该开始怀疑杰克了。毕竟我们才是同一个阵营的人啊。"
"他会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的,绝对。"

评论

热度(4)